黑山县人民法院审判信息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案例指导 >民事
全站搜索
法院要闻
法院公告
文书样式

一农民工在施工时从高处坠落受伤获赔32万

发布者:管理员  来源:本站  时间:2017-11-29

 一农民工在为他人建厂房时受伤致残,发包方、施工方和保险公司无一方承担责任,该农民工奋起维权,诉求法院,终于得到32万元赔偿款。日前,黑山县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

 2015年秋,锦州某钢构彩板工程公司在黑山县某私营粮库承建钢构厂房,并将该项工程分包给金某,由其负责建设施工。农民工魏某为金某雇佣的员工,约定日工资170元。1219日上午,正在厂房棚顶干活的魏某突然从高处坠落,虽采取了安全措施,但事故仍造成其全身多处骨折。事故发生后,魏某先后在县医院和沈阳某医院住院治疗52天,共花医疗费203069元,其中魏某支付9000元,其余款项由金某支付。魏某出院后,经北镇市人民医院司法鉴定所鉴定,魏某伤残为105处,81处;二次治疗费还需11550元。

 就经济赔偿问题,魏某因无法与工程承建方达成一致意见,故将金某和钢构彩板工程公司法人代表洪某告上法庭,并追加被告某保险公司(因钢构彩板工程公司投保了意外险),要求三方共同赔偿医疗费、伤残赔偿金、精神损害赔偿金等共计476419元。

 被告金某辩称,伤者魏某是受雇于钢构彩板工程公司,我仅仅是干活的队长,只负责该工程的一部分。我为原告魏某以钢构彩板工程公司名义在保险公司办理了人身意外险,现魏某在工作中受伤,应由保险公司替代我对魏某予以赔偿,并在保险赔付中返还我垫付的近20万元费用。钢构彩板工程公司对魏某的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被告某保险公司辩称,原被告之间叙述的是否属实我方无法判断,并且金某也没有证据证明其与钢构彩板工程公司存在何种关系。我们不认可他们存在劳动关系,而应该是承包、承揽关系。原告不符合保险条款中关于被保险人的规定,因此不在本公司的赔偿范围之内。反之,我方即便负一定的赔偿责任,也应在双方约定的范围内按照比例予以给付赔偿金。

 被告钢构彩板工程公司在举证期内未提交答辩状。

 法院经审理认为,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发包人、分包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接受发包者分包业务的雇主没有相应资质或者安全生产条件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本案中,原告魏某为被告金某承包的工程提供劳务,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是雇主与雇员的关系。被告钢构彩板工程公司作为项目工程的承建方,将项目工程拆分发包给不具备相关建筑资质的被告金某负责组织施工,应当与被告金某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被告钢构彩板工程公司投保了团体人身意外伤害保险,根据保险条款,被保险人为投保团体成员,并未限定是劳动关系。从出险人员信息表可见,出险人为魏某,即该保险的保险人已明确到魏某个人,故保险公司的辩解本院不予采信。事故发生时,原告已采取了安全防范,该事故不属于安全事故范畴,是意外,事故发生在保险期内,保险公司应当按照保险合同的约定在赔偿限额内承担保险赔偿责任。故依法判处,被告某保险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魏某伤残赔偿金、医疗费等共计130278元;赔偿被告金某141000元(垫付魏某医疗费);由被告金某赔偿魏某二次手术费、精神抚慰金等共计51979元,被告钢构彩板工程公司对该款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